【信白】往世书(重制版)01/北极冰海

宴琪_:

【食用须知】本文为原作《往世书》的重写版,新增大量剧情。
*本文设定剑仙白为狐狸白的转世,核心仍为龙信狐白,不喜慎点
*私设极多,请勿随意借梗

——'————

天色渐深了。
冰海上空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,带动海面上漂浮的大块碎冰,碰撞后冰渣四溅,被海潮冲散。
不时有色彩绚丽的奇特鱼类破水而出又坠入海中,宽大的半透明鳍带起一溜水珠,转眼冻结。
雪白的水鸟成群从天空掠过,很快便消失在茫茫冰川后。
这里,是人迹罕至的极北之地,万里冰海。入眼处,天地苍莽,渺然无极。自今夜起,便要进入长达半年之久的“永夜”。
听闻届时,天穹将会布满明亮的光带,宛如天孙织锦,可谓难得一见。
“这世间山河壮美,可惜无人共赏啊。”李白拉了拉雪貂裘的兜帽,一双碧瞳凝望着暗蓝的天幕。
他身下坐着的,是一头体型壮硕的白熊。皮毛厚实,躯体温暖。这是他初来冰海之时所遇,花了点力气驯服后,就成了听话的坐骑。
一月前,他回顾自己游历天下的足迹,发现北极冰海尚未踏足,于是心血来潮,说走就走。
离家之前,入大明宫“借”了女帝很喜爱的雪貂裘——此物极是挡风保暖,顺道把宫中的佳酿灌满酒葫芦,给人写了两句诗换了点盘缠,便一路向北而行。
当然,宫里那位如何气恼,就不在剑仙大人的考虑范围之内了——谁叫他一个江湖浪子,穷得叮当响呢?
大不了,多带点特产回去赔罪就是。
李白呸地吐掉了嘴里的草,拔出葫芦塞子喝了一大口酒。
太阳的最后一点光辉消失在天尽头,天色完全黑了,永夜已至。
李白站起身,抬头。
苍穹上,光带绵延万里,无踪无迹,无始无终,将整个冰海映照成一片光怪陆离的琉璃世界。
寂静的天与地,连风声也听不到了。
他感觉到自己是如何渺小,在四海八荒中,似乎也不过是一粒尘芥。
李白胸臆中突地迸发出一股豪气,青莲剑锵然而出!
他清啸一声,一手按着白熊的背,高高跃起,如同一只清隽的白鹤,脚尖连点浮冰,一路朝着冰峰最高处冲去。
“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……”
他每吟一句,磅礴的剑气冲天而起,将四周浮冰击成碎粉。
“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……”
剑光如虹,身影如电,剑仙名动天下的“侠客行”,今夜便在这冰川之上完整使出,然而却无人得以大开眼界了。
“……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!”
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!”
他挥剑,剑锋对准一座高耸的山峰,只听土石崩裂声不绝于耳。
“……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……”
“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!”
诗毕,剑收。山壁上留下了巨大的三个字“李太白”,字迹锋芒毕露,肆意狂狷。
“我和我的剑,到此一游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男儿生于世间,便该如此,才不枉走这一遭。
他兴致高昂,在雪峰高处盘腿坐下,横剑于膝,屈指一弹,在满天极光下放声长歌。歌声清越高亢,隐然有穿云裂石之感。
李白沉浸在击铗而歌的快意中,并未注意到,森冷的冰海中,有什么不怀好意的东西悄悄上浮,并且,已经在朝他接近。
歌声戛然而止。
听得脑后细小破风锐响,李白反手一剑。
“铛!”
青莲剑挡住了什么坚硬物体,李白轻笑道:“何方神圣,玩这等偷袭的下作手段……什么玩意?!”
他语气陡然惊讶。
借着明亮的极光,李白看清了敌人的模样——那样子,无论如何都不是人吧?
矮小的身材像个侏儒,身上却是灰色的坚硬鳞片,一张脸似鱼非鱼,两只眼睛大如铜铃。口中数排利齿,齿间隐约可见碎肉,五爪间有鸭子似的蹼相连,黑色的指甲长得吓人,冷光闪闪。
李白横剑身前,戒备地盯着这个怪物。他忽然想起,北极冰海,可不是什么平静美好的去处——《四海录·冰海之卷》上明确记载着,此处海产极为丰富,也产出一些珍稀植物,白熊栖息,传闻为上古龙族葬身之地,不时有魔物出没。
魔物,早应该在上古时就被剿杀殆尽的东西,没想到这北极冰海,无人之地竟还有余孽残存。
一直以来,他都只在书上见过魔物的样子,千奇百怪什么都有,但无一例外的是,它们都极为强悍嗜血。
方才那一击来得无声无息又极为迅速,若不是他武学惊世,怕是脑袋都开花了。
“咯咯……人,类……”怪物竟然开口说话了,“好多年、没有、吃,过……”
它伸出紫黑色的分叉舌头,对着李白隔空做了一个舔的动作,眼珠里尽是渴望。
下一秒,它就捂着嘴哀嚎倒地。
一缕剑气削断了它的舌头,李白一脚踩在它头上,眼神厌恶:“就你还想吃人?”
青莲剑毫不留情地刺下,贯穿了它的脑袋。
没想到那怪物生命力惊人,剑锋贯脑都没死透,它拼死惨嚎一声,震得李白耳膜生疼,手腕一转,剑刃狠狠搅碎了它的脑袋,留下满地血腥。
“糟了!”
李白暗道不妙,那怪物怕是在呼唤同伴!
先走为上!
他提气飞掠,果不其然海面上冒出来一个又一个灰黑的怪物,它们愤怒地瞪着他,尖叫着朝半空挥爪,只要这个人类敢落地,它们就要撕碎他!
李白借力连跳,剑气一道道打在怪物们头上,爆开一丛丛腥臭的血花。见血之后,魔物们愈发疯狂了。
他不能掉下去,掉下去就真的完蛋了。
短短几个瞬间,他已经掠过了数块巨冰,眼看就要回到白熊所在之处,身后怪物紧追不舍。
李白一掌挥出,强大的内力推动水流,把白熊所在的浮冰推开了。
本来只是一个坐骑而已,何必让它因为自己把小命送掉呢……
李白转身,眼前密密麻麻的怪物看得人毛骨悚然。
“也罢。”他手捏剑诀,“今日,在这冰海,李某便大开杀戒。”
碧色的眼里,杀机毕露。
正当他准备动手时,怪物们忽然骚乱起来,惊恐地盯着他身后,惨叫着互相推搡,片刻间便跑得干干净净。
“……这是搞什么?”李白目瞪口呆。
四周诡异地安静下来,一片阴影笼罩了他。李白背后陡然窜起一阵寒意,他回头一看,一条粗大的触手劈头盖脸朝他甩过来!
“……操!”
还来不及反应,那触手已经卷住了他的腰,将他高高举起,迎面而来的是一张巨大的人脸!
“人类啊……好吃……要吃……”
那张脸竟生的很是妩媚,换做其他时候李白也要赞一声美人。可惜脖子以下就是恐怖的触手,在水中纠缠在一起,令人头皮发麻。
“等等!”李白吼道,触手便停下了。怪物睁开没有瞳孔的眼睛看着他。
“这位……姑娘,”李白额角流下一滴冷汗,“人类很难吃的。况且李某不过是个臭男人罢了……你这玉手,松一松……”
女魔晃了晃触手:“无,所谓。是人,就,好吃。”说着,就把李白往嘴里送。
“那你去死吧!”李白双手握剑,拼尽全力朝前一挥!
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狂涛一般的剑气瞬间割裂了女魔粗糙坚硬的触手皮,她痛叫一声,狠狠把李白甩了出去。

李白被巨大的力道甩飞,眼看着就要撞上冰川,他连忙运起真气护身,用来抵消冲撞的力度,否则便是骨断筋折的下场。
没想到那冰壁后另有玄机,他刚撞上去就碎了一大片薄冰,露出一个中空的大洞来。
“……??”
李白猝不及防间就滚了下去,一路又嗑又碰不知滚了多久,才跌出冰川底部,掉入冰冷的海水。
他闪电般伸手入怀拿出避水珠含入口中,却感受到身躯穿过了什么柔软的屏障,轻飘飘地落地了。
他晕乎乎躺在地上半天,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来,眼前所见,竟又是一番古怪情景。
他掉在一具大的惊人的灰白骸骨上,正好在脊椎。那骨骼蜿蜿蜒蜒,看不到头尾。一节接着一节,每一根都至少长三丈以上,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冰冷的海底。
似乎,是什么蛇类的骸骨……但世上有这么大的蛇?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由于之前感觉写的很乱很渣所以全部推倒重来。
剧情方面经过了仔细的构思,长篇预定。
本来想写出剑仙那种侠气之感,但笔力还是不够。
这首侠客行我真是喜欢到死,放点节选。
李·破坏环境·白/李·一言不合就唱歌·白
希望看到更多有价值的评论,热度多不多无所谓,我需要更多的意见反馈才能提升自己。谢谢大家。
预告,下篇开局虐龙。

【信白】往世书(重制版)02/葬神

宴琪_:

他伸手摸了摸身旁的骸骨,触感极为冰寒,已经石化了。

这是什么东西的骸骨……莫非,是传说中的烛阴?

李白裹紧了身上的雪貂裘,由于避水珠的作用,他身上不沾半点海水,但刺骨的冷意还是一阵阵传过来,他牙齿都在打颤。

四周一片漆黑,但他踩着的骸骨,却发出微微的磷光,正好照亮两三尺范围。在这又黑又冷的海底,只有这一条白骨之路。

似乎,不走也不行。

李白握紧了剑,谨慎地沿着骸骨脊椎往前走。他看清了白骨上的累累伤痕,多数是利器劈砍所致,也有野兽撕咬齿印。可以想象曾经发生过怎样残酷的战斗。

这样巨大的生物……生前,又该是怎样的赫赫威势呢?

他一路走着,双唇微动,若是有人细听便可发现,那是平定心神的咒诀。

这寂静黑暗的深海,是会把人逼疯的。

走了不知多久,终于看到了几进房屋那么大的颅骨,但它却是与脊椎分离的,斜斜陷入海底的泥沙中,断口很平滑,想来,是什么极其惊人的力量一击斩首。

李白伸出手,摸了摸那颅骨。突然间像是被电打了一下似的,眼前一黑。

纷乱的画面如潮水一般瞬间席卷了他的脑海,耳边响起无数愤恨的呼号。

“——你本为应龙后裔,上古神族,却堕落成魔!你忘了共工的下场了吗?!回头吧,别一错再错!”

是谁,这悦耳焦急的女声,是谁?

“女娲娘娘……我心爱的人,早已不存于世间。那么,这天地,不如陪他一起埋葬!”

声线喑哑,语气狂妄,但李白清楚地听出来话语中的绝望灰败。

“你是要效仿那共工,再撞一次不周山吗?”

李白看到眼前遥远苍穹上人身蛇尾的女神,手中握着一把利斧,但手却是颤抖的。

这是骸骨的记忆吗……

“不然如何呢?”那悲伤傲慢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“我已然成魔,再也回不了头!”

紧接着天地翻转,李白听到什么猛兽的嘶哑咆哮响彻天地,震耳欲聋,眼前景物飞快后退,他正在朝一座巨大的山峰撞过去!

那山峰很是奇特,高耸入云,却塌了一半。

天柱,不周山!

“执迷不悟——”女娲瞬间出现在天柱前,双手执斧,当头劈下!

李白猛地颈上剧痛,那恐怖的痛楚仿佛令他死去一般,直接昏迷过去。

不知多久,他慢慢醒来。

面前,还是女娲。他身处一个幽蓝色的宽敞冰洞中,荧亮的晶簇随处可见。

他跪在女娲面前,血流满身,脸上凉凉的,应该是泪水。

“何以至此……何以至此啊!”他看到女神落泪不止,心中凄然。

她掩面而泣:“我本欲这八荒各族和睦相处,生生不息,怎会落到如此地步?”

“女娲娘娘……我所求无多,可否、可否让我再见他一面?您应该能做到的……求求您……”

女娲低下头:“应龙的子嗣……受你先祖所托,我本应庇护龙族,可……”

她再度掩面,即便贵为三皇,她也对命运,无可奈何。

面前的白龙,已是应龙最后的血脉,无论如何,她也要保住他。

“我用盘古斧将你头颅斩下,唯有如此,你才可摆脱魔龙身躯,不至湮灭。”

“此地,乃北极冰海。我可设下阵法,可保你神魂万年不灭……”

“若有幸,那孩子再度来到你面前时,你便得自由……”

“若是不幸,万年后,你便魂飞魄散,万劫不复……”

“但,那孩子早已元神散去,魂魄也崩毁殆尽……”

“你,还要等吗?”

李白心想,这还有什么好说的,虽然他不修习术法,也知道神魂俱散是何等严重,几乎不可挽回。

不过这记忆的主人,倒是痴心一片……这样强烈的情绪入侵了他的脑海,他不受控制地张嘴吐出一个字:“好!”

之后便什么也看不到了,只有身上各处大穴传来尖锐的痛,似是被利器贯穿。

一,二,三,四……一连七次。

李白咬牙切齿地忍着,这痛苦太真实,真实得他想破口大骂。

最后一击,穿心而过。

李白惨叫一声,霍然睁开眼睛。

女娲,冰洞,全都不见了,他依然在冰冷的海底。

他甩了甩头,让自己清醒点。

方才的记忆十分混乱,但他还是捕捉到了一些信息。

传闻竟是真的,北极冰海,乃是上古神人葬身之地。

或许,还有一线希望,可以逃离这黑暗的深海。

“女娲娘娘在上,务必保佑太白啊……我还年轻呐!”李白双手合十,摇头晃脑地祷告了一会,继续往前走。

他下意识的认为,神人埋骨之处会有生机,但却没有思考是否会遇到危险。而且他也没有想过,明明掉在骸骨中间,为什么要往这个方向走而不是反向。

或许,冥冥中,一切都早已注定。

约莫走了半柱香,他来到一座石门前。

门两旁生长着发光的海葵,柔软半透明的触须在水中轻轻摇晃,很是漂亮。

李白凑过去看了看,门上画着一只九尾狐,线条粗犷简洁,颜色暗红。左右各一排奇异文字,李白见多识广,知晓这是上古神文,但他并不能解读。

这世间,早已没有神了。不知何时,上古众神湮没在传说里,不复得见。

李白仔细观察着九尾狐图案,试探着伸手触摸。

没想到他一碰到门上,那狐狸图案仿佛融化似的飞快褪色消失,石门发出沉重的滑动声,打开了。一片柔光洒落,门内竟全是晶簇。

进去,还是不进去?

好像,也没有选择。

罢了,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

李白心一横,踏入门中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下是碎碎念。
感觉正剧没什么人看的样子【摊手】
反复听了语音,感觉信信真的很黑,很黑,很黑。洗白难度非常高。
之前写得他太好了,觉得少了些什么。
这一对按照官设的话,真的很难HE【哭出声
怎么说呢,我还是喜欢正剧,期待轻甜的话,这糖比较难发,也许番外会很多,不过先把刀发完再考虑x
脑内开了很多污污的车,但是不舍得虐白白【躺
希望看到关于剧情的讨论吧。
乖巧.JPG



【信白】往世书(重制版)03/玄冥

宴琪_:

他一踏进门中,没走几步,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。

那石门竟突然关上了!

李白捶了捶门,石门自然是纹丝不动的。

此刻他心中恼怒,脚边的晶石成了发泄怒气的牺牲品。他踢碎了一丛淡紫色的晶石,闪亮的碎片飞溅一地。

“阿白……”

空气中一声极淡的一声叹息,在空荡荡的冰洞里显得极其诡异突兀。

“什么人?!”李白喝道。

但那叹息仅仅存在了一瞬,就消散无踪。

李白戒备地握着剑,四下扫视。然而却无异样之处。

莫非是幻听吗。

他甩甩头,用力捏了捏眉心,以便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小心谨慎地继续走,一路上风平浪静。他渐渐放松了警惕,甚至坐下来喝了一口酒。

烈酒暖了他的身,精疲力尽的身体似乎稍稍恢复了些。

李白并不敢睡觉,生怕一不小心就醒不来。

这里依旧很冷,而且,鬼知道会不会又有什么东西在暗处虎视眈眈。神人葬身之地,可不是长安城的西市,任他来去自由。

不过,这里的水晶真是漂亮,在别处从未见过。李白伸手一掰,没想到那些水晶特别脆,居然让他掰断了一根。

“阿白……”空气中,再度响起一声轻叹,语气爱怜。

“到底谁在装神弄鬼?滚出来!”

李白握紧长剑,心提到嗓子眼。

冰洞里依旧寂静如坟茔,只有美丽的水晶不时闪烁着微光。

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,蹲下来又掰断了一根蓝水晶。

“阿白……”

“啪”,再掰一根。

“阿白……”

“啪!”

“阿白……”

李白干脆站起来,挥剑一扫。

随着细小清脆的破裂声响起的,是连续不断的呼唤。

那低沉的喟叹,似是带着无限的爱恋与入骨的思念。

李白却感到头颅隐隐作痛,这声音他并不陌生——之前骸骨的记忆里,他便听到过。

那位神人的爱人叫“阿白”吗?

这可有意思了。李白牙疼地想,这给了他一种奇怪而尴尬的错觉。

记忆里他听到女娲说,如果某个人来到被禁锢的神人面前,他就会重获自由,期限是一万年。

也就是说,这个被女娲关在这里的神,有可能还活着。

也有可能,已经灰飞烟灭。

神人活着,他就可以求助,从这里出去。

神人要是归西了,他大概也要陪葬在这冰洞里。

李白深吸一口气,不管怎样,只要有一线希望,他都不会放弃。

越往前走,冰洞里晶簇越密集,颜色也越发艳丽奇特,变化多端。

终于,他从布满晶石的通道里走出来,眼前豁然开朗,空间广阔。

李白一眼就看到了那冰壁上血红的神文,以及被困着的……

该说是神,还是魔?

他穿着银白战甲,那样式李白见所未见。低着头,霜白色的长发披散下来,如星河流泻,遮住了面容。发间两支锐利的角,呈现出毫无光泽的青金。

他虽然跪着,身姿却挺拔不屈。双手被锁链往两边高高吊起,李白认出那是陨铁。身上每处大穴都被蓝色的冰梭刺穿,把他牢牢钉死在冰面上,一共七支,分毫不差。

伤处流出的血,早已干涸变成暗褐色,在战甲上喷溅得到处都是,斑斑点点,触目惊心。

更惨烈的是,一把幽蓝长剑贯穿心脏,剑刃上隐然电光流转。

似乎,这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李白同情地看了这个倒霉蛋一眼,不过转念一想,这可是个为了爱人能去撞不周山的狠角色,最后还劳动女娲亲自出手砍他脑袋——他就收起了那点同情,转而观察起这个冰洞来。

“真是奢侈。”他感叹,随手抓起地上的一粒夜明珠,珠光柔和明亮。

这地上,全是指头大的夜明珠,滚得到处都是。无数水晶和夜明珠的光华,照亮了整个冰洞。

不仅夜明珠,还有数之不尽的宝石,其成色之完美,便是大明宫中也少有,可说颗颗价值连城。

这些凡人竞相追逐的珍宝,在这里就像毫无价值的废品。

令李白惊喜的是,在一个角落里他发现了植物。玉白色的丰厚叶片,半透明的金色果实——玉阳珠。

这东西可是罕见得很,果子吃了能让人加速伤势痊愈,无伤无病还能延年益寿,对习武之人或者修术之人更是大有裨益。

他摘下一枚,咬破之后冰凉清甜的汁水流入咽喉。

这下好了,不怕挨饿。那藤上结的果子多得很。

李白嘴一动,噗地一声,果核往神人身上砸去,却见电光一闪,果核被劈成灰烬。

他一惊,暗暗庆幸自己没有直接上手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李·破坏环境·白。
水晶的作用其实是装载龙信的记忆和他说的话,所以李白一破坏水晶就听见了。
信信真的好黑啊【对手指

【信白】往世书(重制版)04/龙黯

宴琪_:

冰洞中,感觉不到时间变化。
过去了一天,两天,或者是十天?
李白坐在地上,屁股下垫着那件价值连城的雪貂裘。玉阳珠的果核被他吐了一地,堆在一起。
再好吃的果实,他都腻透了。但也没什么办法,不吃,就得饿死。
洞外,是冰冷的海水。洞内,则是古怪的神祇。
原本最后的希望,就在这里。但李白心中不知怎的,就是很抵触。
真奇怪,他从来没见过这个倒霉鬼,这样厌恶的心绪又是从何而来?
而每当他细想时,颅脑就会隐隐作痛。他干脆不再想,趁此机会开始修炼。实际上冰洞这种环境对于习武之人来说,是大有裨益的。加上服食异果,功力日益精进。
“说不定出去之后,就是天下第一了。”然而他有没有命出去,还是个问题。
李白嘴里叼着玉阳藤的叶子,抬头望着冰蓝色的洞顶。
穷极无聊时,他会和神祇说话。
“老兄,你说你何必呢,不能因为死了老婆,就去撞天柱吧。”
李白摸着下巴,语重心长。
“凡事好商量,你说是不是。”
“要我说,这天涯何处无芳草,咱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呢?”
他胡言乱语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,只好悻悻地闭嘴。
李白并不知道,此刻的冰海上空,一轮巨大的圆月,正逐渐升上中天。
那银白的月光,越来越亮,光华甚至掩盖了绚丽的极光,慢慢洒满了整个冰海。
冰海中的无数魔物也蠢蠢欲动起来,它们开始上浮,相互厮杀吞噬,血花染红了海面。
银月温柔清丽,月下的世界却血腥不堪。
终于,魔物们的厮杀结束了。剩下的,就是最强的一群。其中赫然有袭击过李白的女魔。
它们仿佛达成了什么协议,不再拼斗,而是先后朝着海底潜去。
前进的方向,正是龙骨!
月至中天时,李白突然一阵心悸。他发现,冰洞里开始变亮了。
有苍白的光线从头顶洒落,这个冰洞居然在一点点变透明,甚至能看到外面游动的鱼类!
还有——魔物。
李白的神经开始紧绷起来,他握着剑靠在墙上,看似放松实则严阵以待。
忽然,身后响起一声低吟,似是从沉睡中悠悠醒转。

他睡了多久?早已记不清。
自阿白死后,他便不再在乎世上一切。包括自己的生命。
女娲把他封印在这冰洞里,其实也就是给了他最后一次机会。每隔百年的月圆之夜,他会短暂地醒来。
然后漠然看着那些低级的魔物前来吞噬他的本体,巨大的龙躯在漫长的岁月里一点点被啮咬殆尽,直至露出白骨。
但他却毫不伤心愤怒,心境枯寂如死。
他只是日复一日地回忆着那些甜蜜的时光,做着醒不来的美梦。
梦里千丈软红,有一只傻狐狸在花下对他笑。
有时候他想,若是等不到,便在美梦中就此死去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但他再度睁眼时,眼前竟有一个颀长矫健的背影,竟和记忆中的人重叠在一起!
“你……是谁?”
那人回过头来,一双碧色的眼中满是惊讶。
那一瞬间,他狂喜得心脏几乎要冲破胸腔。
——不会有错……这就是他的阿白,这就是他的爱人。
——几千年过去了,你终于还是回到了我身边!

听到那句低沉的呼唤,李白下意识回过头,对上了一双鎏金般的瞳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到信信清醒的时候特别爽。
狗血泼满天x
就我个人来说非常满意这个版本,比原来好太多了。
希望大家也喜欢吧。
想看到更多评论。
【矜持.JPG】

【信白R18】雪浓(完整版)

宴琪_:

“下雪了……”


白净干燥的手掌上,一片剔透的雪花。


李白站在屋檐下,紫色的眼瞳里映出漫天飞雪,以及院内怒放的红梅。


“花开堪折直须折……”他呢喃着走过去伸手折下梅枝,枝条上花朵秾艳如血。


他兴致一来,竟以那梅枝为剑,在雪中使起剑招来。


剑气纵横间,搅碎满树梅花,殷红花瓣纷纷扬扬,零落如雨,在茫茫白雪中有种说不出的凄艳。


“你的剑术,又精进了。”身后传来不紧不慢的三声击掌。


李白收势回头,将梅枝随手一扔:“哼。你倒有脸来。”
他踏着一地残红走向来人:“带酒了吗?”


韩信轻笑着拂去落在他紫发上和肩头的花瓣:“给你烫好了。”


随后拉起李白的手,同他十指相扣。


李白并未拒绝。他只是安静地任由韩信牵着,直到两人坐在红泥小火炉前。


炉子上温着淡金色的酒液,浓醇的酒香一阵一阵地升腾上来。


李白闻着酒香,有些意动。


黑檀矮几上几碟小菜,一小篮子葡萄,在寒冬里居然新鲜饱满。两只玉杯,两双玉箸。


“长安西市的‘琥珀光’,”韩信手指摩挲着杯口,“你一直很喜欢。”


“你去了人间?”李白讶异地看了他一眼。


韩信拿起玉勺舀出温热的酒倒进李白面前的白玉杯里,轻叹:“我知你思念人间……你嘴上不说,但我又怎么猜不到?”


李白咬了咬牙:“韩重言,既然答应过你不再踏足人间,我一向言出必行。”


韩信却握住他的手:“阿白,不要恨我。我不想你再和凡人有任何往来。你我既为上古遗族,又何必贪恋红尘?”


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李白不想与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结,随意敷衍了事。


“阿白,只要你不离开我,我什么都给你。”


“什么都给我吗?”李白嘴角一勾,笑容魅惑而讥讽,“我的故土,我的族人,你拿什么来还?”


他喝了一大口酒,因为太急呛得直咳嗽。


韩信抚着他的背给他顺气,却被他一手推开。


“如今说这些已毫无意义。”李白仿佛有些疲惫,神色也是倦怠的。往日洒脱不羁,风流倜傥的气质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压抑深沉,有时候韩信也看不透他的想法。


“反正……世间也只剩你我。纵使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,又有何用?”


李白淡淡道,又舀出酒来。他细细品尝着酒液,心中怅惘。


韩信无言以对。是啊,如今再计较那些往事又能如何?
他和他,不过是光阴的弃子。


末了他只说一句:“阿白,我会陪着你……直到我们灰飞烟灭。”


屋中寂寂无言,只有玉杯轻碰的细微响声。


李白有些醉意,他趴在矮几上微喘,脸颊泛红,雪白薄嫩的狐耳也透着一层淡淡的粉。醉眼朦胧间他看着对面那人星河似的白发和金色龙瞳,忽然就很想做些什么。


韩信有些担心地看着他,这酒看着寻常,后劲可是出了名的大。李白许久不曾痛饮,或许酒量有所下降?


李白突然坐起来,直直盯着韩信。


“阿白?”


修长的带着薄茧的手摸上他的脸:“蠢龙……来抱我吧。”


韩信闭了闭眼:“阿白,你醉了。”


“我没醉。我认真的。”李白凑过去捧着他的脸:“你不敢吗……还是说,你那里不行了?”


韩信霍然睁眼一把将他拖进怀里:“你说谁不行?嗯?”


李白伸出舌头舔了舔韩信的脸:“我想要,你给不给?”


韩信低头注视着李白的紫眸:“阿白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

“少废话,快点。”李白不满地瞪着他。


韩信捏了捏他的狐狸耳朵:“你自找的。”


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。这肉都送到嘴边了,哪有不吃的道理。


【龙狐】雪浓









【信白】往世书(重制版)05/裂心

宴琪_:

“你……”李白有一瞬间的恍惚,他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。


太奇怪了……为什么会觉得很眼熟?难道是前世故人?这种说法,未免太过离奇。


“阿白……”他看到被禁锢的人,俊朗面容上,赫然两行干涸的血泪,神态悲喜交集,拼命挣扎着要靠近他。


刺入身体的冰梭牢牢阻碍了那人的行动,甚至在大力挣扎下摩擦血肉,灼热的鲜血再次溢出,滴落冰面,绽开一朵朵哀艳之花。


“阿白……阿白!”


“你怎么不说话……你不记得我了吗……”


他一点点挪动着,不顾伤口撕裂流血,只想离面前这个人再近一些。


李白心有不忍,但还是开口:“抱歉,李某乃一介凡人,并非阁下所盼之人。”


“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!”听了李白的话,他忽然癫狂大笑起来,听得李白暗自心惊。


笑毕,他一双金瞳森然,死死盯着李白。


李白戒备地再退一步。即便他武学独步天下,人人尊他一声剑仙,也是肉体凡胎。上古神人的威严令他感受到极大的压力。


“你想不起来了吗?无妨……我们可以重新来过。”语气温柔似水,眼神却是贪婪无比,仿佛要把眼前的人活吃下去。


李白被他看得浑身发毛,皱着眉:“别这么看我,我不是……”


“你是。”


他的话被毫不犹豫地打断了,那双金色的眼睛继续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
李白无奈道:“在下实乃误入此地,形势所迫不得已打扰大神,望大神助我一臂离开此地,白感激不尽。”


龙骨处,大批魔物聚集于此,然而它们发现,龙神血肉已经被吃净了,连肉星都没有。于是它们商讨了一会儿,决定集体向冰洞进发——那里,禁锢着神人,但神人又怎么样?照样要成为它们的口粮。


在最初的狂喜之后,重言慢慢冷静下来。很明显,转世后的阿白,已经对他毫无记忆,形同陌路。


但魂魄是绝不会错——凡人的躯壳,天狐的灵魂,连面容身形,挥剑的姿势,都一模一样!


若不是他,又能是谁?!


苍天怜见,至少……他还好好的。只是,忘了我。


他心中莫名有一丝委屈。等了你千年,念了你千年,你为何要忘了我?


“我凭什么助你?”他挑眉看着李白,“凡人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
李白叹气:“李某也不想来此。还请大神相助。”


“那好吧。你把我身上的东西取下,我自有办法送你出去。”重言道。


李白沉默不语。他不敢相信这个能撞天柱的疯子。谁知道放出去会有什么后果?


“你不敢吗?”重言笑了笑,但这个笑容他血泪纵横的脸上显得并不好看,甚至有些可怖。


“来,拔出剑,你就可以出去,我也可以自由,不是很好吗?”


李白沉声道:“恐怕我一碰到你,就会被雷劈成焦炭。那剑上的禁制,可不是凡人能碰的。”


重言唇角微勾:“还是和以前一样聪明。但你没有选择——看看你的头顶吧。”


李白抬头,洞顶厚实的坚冰已变为透明,冰层外,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魔物!


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冰层出现了一条肉眼可见的裂缝。


他一悚,额头流下一滴冷汗。


“它们,是来吃我的。”重言语气讥讽,“这些蠢物,女娲的禁制还在,又怎么伤得了我。”


“可你就不同了。凡人血肉对于它们来说,可是美味无比。”


他循循善诱道:“阿白,把剑拔出来。你不会有事的,我用我的生命保证。你也不想被吃掉吧?”


无比蛊惑人心的声线,李白依旧不为所动。他隐隐觉得,要是拔出剑,一切……都会失控。


但已经来不及了,洞顶的裂缝越来越大,很快,那些怪物就会冲进来,把他撕成碎块。


李白咬咬牙,朝白发男人走过去。


他伸手的瞬间,仿佛穿过一层无形的屏障。李白一怔,转而握住一支冰梭,手上用力,一声钝响之后带着血拔出来。他随手一扔,冰梭啪地断成几截。


“很好……”重言对他笑了笑,似是鼓励。


李白一口气拔出七支后,却停了下来。


“你在犹豫什么呢?”重言抬头看着李白,对方的碧眼里竟深不见底。


“我放你自由,你助我脱困。李某与阁下两清了。但李某绝非阁下所寻之人,”李白站起身俯视着这个男人,“若阁下日后为祸苍生,李某就算拼上性命,也要取你首级!”


他肃杀严厉的表情,看在重言眼中,竟别样诱人。


“好……”重言眨了眨眼睛,“阿白,我什么都允你。”


李白深吸一口气,握住了剑柄。


刹那间,他颅脑剧痛。眼前所见,是冲天而起的烈火,和无数死去的……狐狸。


“去死吧,韩重言!去死吧——!”


“还我族人性命来——”


是谁的哀号,如此惨烈绝望?


李白痛不可当,险些载倒,当他缓过来时,手里握着一把幽蓝色的剑,剑刃染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三次俗事缠身,致歉。
保证不坑,保证he。

【信白】往世书(重制版)06/断水(未完)

宴琪_:


  “当啷”一声,长剑脱手落地。


  李白冷汗涔涔,握剑的瞬间,他的头就剧痛不止,杂乱的画面在脑海里不断闪现,支离破碎。


  眼前白影拂动,扑面而来的气息冰凉如铁。


  白发银甲的男人,一把将他紧紧抱在怀里,温热的唇印在颈侧不住摩挲。


  “别碰我——”李白大怒,狠狠推开重言。


  “阿白……”重言错愕地看着他,对他排斥的态度有些不悦。


  李白强忍着疼痛,从怀里掏出一瓶清心丸,倒出一把就往嘴里塞——身为半个修道人,带着丹药是常事。


  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拭去他额上汗水,李白深吸一口气,感到痛楚缓解不少。


  “你可好些了?”重言金色的双瞳里满是关切。


  “无妨。”李白摆摆手。眼下他已无暇追究重言轻薄的行径,抬头一看,洞顶的冰层被撞开了几道长长的裂缝,海水开始渗入。


  他眉头一皱,对重言道:“李某已助阁下脱困,阁下也该履行约定才是。”


  重言意味难明地笑了笑,一语不发。


  李白待要催促,重言一步上前逼近他,一根手指压在他唇上:“嘘……从现在开始,噤声。”


  接着他做了一个极为冒犯的动作——他竟一把横抱起李白,让他靠在自己身上。


  李白瞳孔一缩,首先想到的不是推开他,而是以自己的武学修为,居然来不及反应!


  若是这个人要杀他……这会儿他早就死得透透的了。


  “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感受到李白轻微的恐惧,重言温声安抚道。


  “抓紧了,我这就带你出去——”重言话音未落,脚尖一点,抱着李白高高跃起,直朝着洞顶飞去。


  飞扬的白发遮住了李白的视线,冷硬的铠甲硌得他很不舒服。周身被这个人冰雪一般的气息包围,却意外地令人安心。


  这样的熟稔……仿佛很久以前,他就已经这么信任着他,而他也这么保护着他。


  ——我明明没有见过你,为什么会……


  ——对了,是那把剑主人的记忆在影响我!


  李白悄悄握紧双拳,他可以确定,自己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。


  但如今也无法可想,只有等离开此地再从长计议。


  他闭上眼睛,耳边只有风声呼啸。


  “嗡——”被扔在地上的长剑一震,刷地飞起,化成一道流光直追李白而去!


  它迅速而又无声地没入李白体内,李白无知无觉,甚至不曾睁开眼睛。


  重言并未阻止。玄冥剑乃是神器,只认一主,当年主人魂飞魄散后剑灵也跟着沉睡,于是此剑便成了一把死剑——如此,女娲才能借用其中风雷之力,拿来封印他的魔气。


  现在这把剑,活过来了!


  不过转生为凡人的阿白,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驱使剑灵。


  或许,剑灵能让他想起从前的事。


  无论如何,现下他是真真切切地把心爱的人抱在怀中。


  不是幻觉,不是做梦。


  千年夙愿,一朝得偿。


  重言兴奋得双手都在轻颤,心中默默地咀嚼着这个名字。


  阿白,阿白,阿白。


  这一次,我再也不会错过你。


  
  洞外,魔物们聚集在一处,争吵不休,既想入侵,又畏惧女娲禁制,于是谁也没有做出头鸟。


  终于,一只魔物按捺不住,冲上前去撞碎冰层,还没等它看清洞中事物,万千电光迎面劈来!


  轰然巨响中,魔物血肉横飞,染红了四周海水。


  幽暗的深海里,只有那一人身侧三尺内,发出淡金色的光芒。


  “龙、龙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
  “我们吃了他的肉,他要来杀我们了!”


  “快逃啊!”


  魔物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惨叫,那是凡人无法听懂的。


  李白只觉得刺耳无比,分外难受,一些碎肉漂到他面前不远处,虽有重言护身结界挡着,也着实令人反胃。


  “阿白别怕,待我杀了这群废物即可。”重言以为他受惊,便低头吻了吻他的额,轻声哄道。


  “……”忍。


  李白恼火不已,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在此刻翻脸。激怒这个怪物,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太久没更我差点忘了写到哪。
阿白现在确实是有些害怕重言的,因为他已经是凡人了。
有一个bug,待修改。
_(:з)∠)_沉迷爆肝师无法自拔,但是这个绝对不会坑,你们要相信我。


  
  
  
  

【信白】往世书(重制版)07

宴琪_:

  重言低声道:“阿白,借剑一用。”
  
  未等李白首肯,他握住青莲剑,当头一斩——
  
  刹那间,幽冷的冰海中爆开万千光点,一道极为磅礴雄浑的剑气锋芒无匹,破开海水,直贯入密密麻麻的魔物群中!
  
  巨大的震动后,李白耳孔中流下了细细的血线。
  
  他只觉有无形重拳当胸一捶,喉头一甜,嘴角便溢出血来。
  
  “……”李白勉强抬眼怒视了一会罪魁祸首,就无法抵御地陷入昏迷中。
  
  清场之后,周围血肉横飞。然而在结界的庇护下他们依旧纤尘不染。
  
  重言活动了一下手腕,睡得太久,一时间不太适应。
  
  他笑着准备把剑物归原主,却发现李白已经晕厥。
  
  凡人,果然还是太脆弱了。
  
  伸手抹去唇边刺眼的鲜血,重言无奈地叹息一声。
  
  又一次伤害了他,即便他是无心。
  
  “阿白,对不起……”他眷恋地低头闭上双眼,与李白额头紧贴,感受着那一点冰凉。
  
  
  李白醒来时,有种恍如隔世之感。莫名地身心俱疲,他连手指都不想动弹一下。
  
  身上穿着洁净整齐的亵衣,盖着并不华美但却十分厚实暖和的靛蓝棉被。
  
  他转头一看,酒葫芦和剑都好端端的,心下稍定。雪白的貂裘也整理好挂在架子上。
  
  头顶还是陈旧的老房梁,中间吊着一串玉米。
  
  旧木桌上,还是一个茶壶和几只缺了口的茶碗。一只琉璃瓶中,装着淡金色的奇特果实。
  
  李白轻轻吐出一口气。
  
  做了诡异的梦,什么冰洞魔物,还有头上长角的怪人……
  
  原来自己根本连冰海都没去,只在这边地小客栈歇脚而已。
  
  李白笑叹着准备起身,瞬间察觉到一些令他头皮发麻的东西。
  
  他难以置信地看向桌上的琉璃瓶。
  
  那是稀世异果玉阳珠,食之延年益寿,大进修为,就连女帝也没有几枚。
  
  这是从哪里来的?!
  
  “醒了?”
  
  木门吱呀一声轻响,有人推门而入。
  
  高大的身形,面容俊朗惊人。白发高高束起,虽着便服,但却散发着一种无声无息的迫人威势。
  
  重言把手上冒着热气的汤碗放下,温声唤道:“阿白,用膳。”
  
  李白怔怔地看着他,心绪复杂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【信白】往世书(重制版)08

宴琪_:

  
  原来这并非白日做梦……他真真切切地闯入过冰海禁地,还释放了一个上古囚徒。
  
  
  “真是……运交华盖。”李白烦躁地揉揉太阳穴。
  
  
  骨节劲瘦有力的手轻轻放在他后脑,安抚似地摸了摸。
  
  
  “何事烦恼?”
  
  
  李白皱起眉头,推开那人的手:“阁下自重。”
  
  
  再一次被抗拒,重言黯然垂下眼帘,周身那种刀锋般凛冽的气息消减不少,竟是显得有些落寞了。
  
  
  李白不知怎的生出恻隐之心,于是温声道:“多谢阁下相助,李某亦遵守约定,今后桥归桥路归路,不劳费心了。”
  
  
  话一出口,重言霍然抬头,眼神极为骇人,眸中甚至泛出血色来。
  
  
  李白被吓了一跳,本能地运气抬手,青莲剑嗡嗡作响,要回应主人召唤。
  
  
  他的动作,被拦截在半空!
  
  
  “你就这么厌恶我?就这么,迫不及待想离开我么?”
  
  
  重言死死扣着李白手腕,一点点往下压。
  
  
  双眼中,除了面前这个人,他再也看不到别的。
  
  
  明明如此眷恋珍爱着……却无比排斥他。
  
  
  不可以。
  
  
  不允许。
  
  
  千年前那哀恸绝望的背影,一直是他心头无法弥合的伤。
  
  
  哪怕轻轻一碰,就能令他剧痛不已。
  
  
  好不容易才失而复得,怎能容忍他推开自己?!
  
  
  重言注视着李白的碧瞳,忽然笑了。
  
  
  那笑容宛如天边流星,转瞬即逝。
  
  
  他说:“阿白,你可知道,我有多么……”
  
  
  唤着他的名,仿佛是咀嚼他的血肉一般,甜美得让人心神动荡。
  
  
  “……多么,想把你一口口咬烂了再咽下去。”
  
  
  他指尖冰凉,温柔地触摸着李白的面颊:“当年你要走,没想到几千年后,你还是要走。”
  
  
  “你总是这样无情。”
  
  
  “过去我常常想……亲手杀了你,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扰了罢。”
  
  
  李白又气又疼,这个自说自话的疯子!
  
  
  看着重言可怖的神情,李白突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……
  
  
  他试着抽手,却被按得更紧。
  
  
  “你想拿剑吗?”
  
  
  “你又想,拿剑对着我,是吗?”
  
  
  重言歪着头,无奈又大度地说:“阿白,如果你再用剑指着我,我就砍了你的手。”
  
  
  冰凉的唇印在李白手指上,令人毛骨悚然。
  
  
  李白动了。
  
  
  他目光冷厉:“你给我清醒点——”
  
  
  并指做剑诀,剑意如星落九霄,直点向重言眉心!
  
  
  重言察觉他的意图,待要阻挡时已慢了一步。
  
  
  李白的双指,已经击中他。
  
  
  重言闷哼一声,这一点之威尚不致命,却有效地把他从濒临疯魔的边缘拉回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白龙:突然发疯.jpg
入魔的后遗症,听到老婆要离开他,就会发作。
能治,放心。

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我叶生日快乐啊么么哒!!
不管怎样都超——喜欢你!!!
叶修我钟意你啊!嫁给我好吗!!!!